海底捞鱼皮啥牌子: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第一手的商務信息

當前位置 : 電商時政 > 綜合監管 > 正文

網絡購藥App合規度測評:近九成平臺在賣處方藥

來源:南方都市報作者:余毅菁,向雪妮,蘇海倫2019-05-23 11:20:27
導讀:網絡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或將從暫行規定上升到立法層面被明確禁止。雖然修訂草案尚未塵埃落定,但此舉已在業界引來極大“震蕩”,在線醫藥行業或再次迎來調整洗牌。

海底捞鱼怎么样 www.paonm.icu 在線醫療合規研究

2005年《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審批暫行規定》明確,向個人消費者提供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的企業,只能在網上銷售本企業經營的非處方藥。今年4月23日,《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二審稿新增規定“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營企業,不得通過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

這意味著,網絡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或將從暫行規定上升到立法層面被明確禁止。雖然修訂草案尚未塵埃落定,但此舉已在業界引來極大“震蕩”,在線醫藥行業或再次迎來調整洗牌。

為此,5月上旬,南方都市報在線醫療合規研究中心對18家網絡購藥A p p開展測評調查,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制定了測評標準,從有否網絡銷售處方藥、有否明顯標明“處方藥”、是否必須獲取處方再銷售處方藥、是否有醫生咨詢病情、是否有藥師審核處方、有否登記買家身份信息、有否對處方藥進行促銷等7大方面,對國家規定的10大類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藥品進行測評,記錄不合規定的次數,并計算合規得分。

測評結果顯示,18家網絡購藥A pp中有16家不合規展示或銷售處方藥,占比近九成,且是在買家無提供處方的情況下銷售?!岸5笨煲?、“優優快藥”、“掌上藥店”所售部分處方藥甚至沒有標明“處方藥”或“R x”字樣:“康愛多”A p p銷售安眠藥等第二類精神藥物?!鞍⒗锝】怠?、“掌上藥店”被測到不合規次數多達45次,這兩家A pp出售的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處方藥多達8類,既無需買家提供處方也無藥師審核,還對部分藥品搞起促銷,排名雙雙墊底。

測評結果

18家網絡購藥A pp中有16家不合規展示或銷售處方藥,占比近九成,且是在買家無需提供處方的情況下銷售?!岸5笨煲?、“優優快藥”、“掌上藥店”所售部分處方藥甚至沒有標明“處方藥”或“R x”字樣:“康愛多”A pp銷售起安眠藥等第二類精神藥物?!鞍⒗锝】怠?、“掌上藥店”被測到不合規次數多達45次,這兩家A pp出售的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處方藥多達8類,既無需買家提供處方、也無藥師審核,還對部分藥品搞起促銷,排名雙雙墊底。

僅兩家App未銷售處方藥獲滿分

7家App“扎堆”低分段亂象百出

本次測評排名顯示,除了“快方送藥”、“春雨醫生”兩家A pp未發現銷售10類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處方藥,在測評中獲得滿分,其余16家A pp均存在展示和銷售處方藥的情況,但因銷售處方藥種類范圍、設置購買條件等各有不同,遂形成分數和排名差異。

“微醫”、“健一網”、“叮當快藥”得分位于70- 79分段,被記錄的不合規次數在12- 17次之間。3家A pp不合規銷售了3類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處方藥,但不完全相同。如在“微醫”A pp上有售興奮劑類藥物、精神障礙治療類藥物以及抗生素,“健一網”A pp銷售興奮劑類藥、抗病毒藥物和腫瘤治療藥:“叮當快藥”A p p賣的則是興奮劑類藥物、腫瘤治療藥和抗生素類。

“丁香醫生”、“康愛多”、“京東大藥房”、“好藥師”、“優優快藥”5家A pp處于60- 69分段,“1藥網”A pp獲得58分。分析這6家A pp發現,其銷售處方藥種類為5-7種,被記錄的不合規次數在18-28次之間。

本次測評中還有7家A p p位列30分段,分別為“360健康”、“八百方正品藥”、“尋醫問藥”、“平安好醫生”“健客網上藥店”、“阿里健康”以及“掌上藥店”扎堆在低分段。被記錄的不合規次數在40-45次之間。

究其原因,這7家A pp銷售的處方藥品種較為廣泛,購買處方藥的程序也較為簡單。測評結果顯示,7家A pp銷售至少7類處方藥以上,部分銷售第二類精神藥物、醫療用毒性藥物等高風險藥物,甚至是中藥注射劑。

其中,“阿里健康”A p p、“掌上藥店”A p p得分墊底,均只有31分。這兩款A pp銷售8類處方藥品,且大部分購買流程簡單,下單后只需等待系統自動審核通過后即可付款。

16家App均有售按興奮劑管理藥物

“尋醫問藥”App賣10余種注射劑

國家規定了10大類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藥品清單。在此次測評中銷售了處方藥的16家平臺,最常賣哪些種類的處方藥?

我們發現,16家A p p均有銷售按興奮劑管理藥品,成為最頻繁“觸雷”的類別。常見銷售的興奮劑類藥品為用于治療高血壓等的“酒石酸美托洛爾片”、“氫氯噻嗪片”、“卡維地洛片”等,過量或者長期服用這些藥物或有中毒反應。

此外,腫瘤治療藥、精神障礙治療藥、抗病毒藥物、未被列入非處方目錄抗生素、未被列入非處方目錄的避孕藥等5大類處方藥,也是較多A pp平臺不合規高頻銷售的處方藥品種類,至少有12家以上A pp在售。

其中有售腫瘤治療藥類的多達14家,包括“京東大藥房”、“阿里健康”A pp等。銷售腫瘤治療藥品包括用于結腸癌輔助化療藥“卡培他濱片”、乳腺癌輔助治療藥“枸櫞酸他莫昔芬片”,以及主治急性白血病的“甲氨蝶呤片”等。值得注意的是,“甲氨蝶呤片”其所含主要成份“甲氨蝶呤”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公布為“三類致癌物質”,長期服用或引致毒理反應。

與上述6類藥相比,不合規銷售危險性較高的醫療用毒性藥品、含特殊藥品復方制劑的A p p明顯減少,但仍分別有8家和6家A p p在售。

根據國家規定,具體有4種醫療用毒性藥品被納入必須憑處方銷售藥品清單?!熬┒笠┓俊?、“阿里健康”、“尋醫問藥”、“平安好醫生”、“360健康”、“八百方正品藥”、“健客網上藥店”、“掌上藥店”銷售的均是“硫酸阿托品片”這一醫療用毒性藥品。公開資料顯示,“硫酸阿托品”是從顛茄和其他茄科植物提取出的有毒生物堿,屬毒性藥品,在臨床上主要用于治療內臟絞痛,但服用過量可導致死亡,最低致死量成人約80~130m g.

有6家A p p銷售含特殊藥品復方制劑。值得注意的是,該類別中的藥品“氨酚曲馬多片”主要成分“曲馬多”,是一種鴉片類藥物,主要用作鎮痛藥,有關資料顯示,正常人如每天服用曲馬多200毫克,大約半年后會產生藥物依賴,世界衛生組織已將該藥列入了世界第五大被濫用的藥品,我國也將曲馬多列為管制類藥品,但測評員發現該藥在“健客網上藥店”A p p上進行了展示,因“暫時缺貨”未能成功購買。

除了服用類和外用類的處方藥物,也有A pp賣起注射劑。

根據規定,所有注射劑需嚴格憑處方購買且不允許網上銷售。然而,測評員從“尋醫問藥”、“平安好醫生”兩家A pp中搜索到了注射劑。其中“尋醫問藥”A pp銷售的注射劑種類超過10種,包括“參芎葡萄糖注射液”、“參麥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等,多為中藥注射劑,來自進駐的網上藥店,測評員虛構患者信息也能購買成功。

“康愛多”A pp是唯一銷售第二類精神藥品的平臺。在該A p p上能搜索到兩種安眠藥,分別為“扎來普隆分散片”和“阿普唑侖片”,顯示為售罄狀態,并可以設置“到貨提醒”。

16家購藥A pp在銷售處方藥

且無需提供處方就可購買

從測評的7大標準來看,統計發現,“網上銷售處方藥”這項不合規最為嚴重,測評的18家網絡購藥A pp共有16家賣了處方藥,僅“快方送藥”和“春雨醫生”在測評中未發現銷售,不合規次數達到97次。

出現網售處方藥的1 6家A p p,均不需要憑處方就能購買到處方藥。其中“阿里健康”和“掌上藥店”,在無處方的情況下,均可購得8種類型的處方藥,為不合規“重災區”。

此外,14家A p p沒有要求提供患者個人身份信息進行驗證,只有“1藥網”、“京東大藥房”在銷售處方藥時要求登記個人身份證信息,無需登記個人身份信息購買的不合規情況達79次。值得注意的是,在“1藥網”A pp上填寫身份證號時,平臺提示“身份證與姓名需一致”,然而,當測評員輸入不一致的身份證號時,平臺并沒察覺,可直接進入咨詢藥師開藥環節。

10家App可直接購買處方藥

5家App補開處方只是“走過場”

在無處方的前提下,16家A pp銷售處方藥的條件各有不同。測評中發現,有11家A pp無醫生問詢病情,也無藥師對處方審核,直接下單購買處方藥,包括“阿里健康”、“健一網”、“尋醫問藥”、“平安好醫生”(部分進駐商家)、“1藥網”、“好藥師”、“360健康”、“八百方正品藥”、“優優快藥”、“健客網上藥店”和“掌上藥店”。

測評員在5家A p p上提交需求購買處方藥時遇到了“補開處方”的情況,包括“京東大藥房”、“平安好醫生”、“微醫”、“康愛多”和“丁香醫生”。以“微醫”為例,測評員發現該平臺購買按興奮劑管理的藥品“吲達帕胺片”,必須“咨詢醫生”,隨后自稱全科醫生的王某在網上對話框里簡單詢問患病癥狀,便開出了電子處方,等待約15分鐘后,顯示藥師對處方審核通過,測評員便可購買該處方藥。

值得注意的是,在購買過程中“微醫”并未核實測評員個人信息,測評員虛構了患者信息亦能購買成功,所謂開處方只是“走過場”,患何病開何藥完全“買家說了算”。

而“京東大藥房”、“好藥師”、“平安好醫生”以及“1藥網”等除了有自營網上藥店,還有其他第三方藥店進駐。即使在同一A p p里買藥,購買不同的處方藥選擇不同店家時,測評員遇到的審核程序也各有不同,是否能購買到處方藥還要看“運氣”。

以“平安好醫生”A p p為例,測評員搜索腫瘤治療藥物“甲氨蝶呤片”,選擇在平安好醫生自營店購買,發現不能直接下單,需要先“咨詢醫生”。隨后一位來自平安(合肥)互聯網醫院方便門診的主治醫師年某詢問相關情況及用量,隨后給出了用藥建議,并診斷測評員為“白血病”,開出了測評員當初下單的藥品及數量。

然而,當測評員在該A p p上以醫療用毒性藥品“硫酸阿托品片”進行搜索,發現8家在線藥房在銷售,測評員選擇“平安好醫生健客藥房”提交需求后,只需要填寫物流信息,便可正常下單,數分鐘后健客發來信息稱審核已通過并且已發貨。

滿減包郵套餐價

14家App對處方藥促銷

根據《藥品廣告審查發布標準》規定,藥品廣告應當宣傳和引導合理用藥,不得直接或者間接慫恿任意、過量地購買和使用藥品。而含有免費治療、免費贈送、有獎銷售、以藥品作為禮品或者獎品等促銷藥品內容,均是該標準明令禁止的。

在本次測評中,14家網絡購藥A pp中存在對處方藥進行促銷或疑似促銷的行為,被記錄的不合規行為出現79次,只有“健一網”、“丁香醫生”未發現對處方藥促銷的情況。

14家A p p促銷方式較為多樣,測評員在多個平臺上看到藥品銷售的價格旁邊有被劃掉的更高價格,暗示目前價格是優惠價,如在“360健康”A pp上選擇“國大藥房”出售的“炔諾酮片”,顯示價格為26.00元,41.8元的價格被劃掉,優惠近半。

組合套裝促銷形式也較為常見,通常表現為買得越多,單價越低。如在“掌上藥店”A p p搜索精神障礙治療藥品“舒必利片”,頁面內顯示有療程優惠裝,“20件起35 .2元/件,10件起36 .2元/件,5件起36 .7元/件,1件起37元/件”,并顯示20件合計價格為704元,“立省36元”。多家平臺推出“包郵促銷”,當在平臺購買到一定費用或者數量的藥品時,會給予免費郵寄的優惠。

3家App未標明“處方藥”或“Rx”

“掌上藥店”把處方藥標記為非處方

此外,18家A p p中,3家A pp未對其銷售的處方藥明確標注“處方藥”或“R x”字樣,分別為“叮當快藥”、“優優快藥”以及“掌上藥店”。其余平臺均在藥品照片右上角或藥品名前或提醒備注的文字中,標明該藥為處方藥。

值得注意的是,測評員在“掌上藥店”A pp測評時發現,其將兩種處方藥標記為“O T C”,即非處方藥,如在該A pp進駐商家“深圳市一通大藥房”出售的“南國復方甘草口服溶液”,搜索首頁標明“O T C”“西藥”,實際該藥屬于含特殊藥品復方制劑,必須憑處方銷售。

測評標準與方法

在測評中,測評員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制定了七條測評標準并對其賦予權重,對不合規的現象不計分、合規現象計分。其中,有否網上銷售處方藥記3分、有否明顯標明“處方藥”(R x)記1分、購買處方藥是否必須經過醫生/藥師咨詢記1分、是否必須提供處方購買處方藥記2分、是否顯示有藥師進行處方審核記1分、未提供處方情況下是否必須登記個人情況信息記錄記1分、有否對處方藥進行促銷記1分,共10分。

測評員在18個購藥A pp上測試了注射劑、醫療用毒性藥品、第二類精神藥品、按興奮劑管理的藥品、精神障礙治療藥、抗病毒藥物、腫瘤治療藥、含特殊藥品的復方制劑(其中的含麻醉藥復方劑)、未列入非處方目錄的激素及有關藥物(其中的避孕藥)、未列入非處方目錄的抗菌藥物(其中的抗生素)等10類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藥品的出售情況,并基于上述權重賦分,每個購藥A pp總得分為100分。同時記錄每類藥對應每條規定的不合規次數,每個購藥App最高不合規次數可為70次。

測評建議

1.網售處方藥不應“一刀切”

目前,患者購買處方藥的客觀需求實際存在,而處方藥的購買渠道或多或少存在著地域、市場等方面限制,網購大大提高了藥品的可及性,快速發展的網購處方藥趨勢不能忽視。因此,在保證藥品質量、處方真實有效、藥品運輸及存儲安全、監管到位等前提下,我們建議,避免對網售處方藥“一刀切”,應積極探索網售處方藥的合法合理發展路徑。

2 .避免實體藥店進駐第三方網購平臺銷售處方藥

實體藥店在第三方網購平臺上銷售處方藥,存在諸多問題,比如第三方平臺難以對所售藥品、藥店準售、準入資質嚴格審核把關;實體藥店作為入駐賣家難以對藥品物流運輸進行有效監控,部分要求冷鏈儲存配送的藥品如被普通快遞配送,可能會在運輸途中變質,從而影響藥效甚至對用藥者產生負面影響。同時,消費者難以在線上辨別藥品真偽、尋求售后服務時易遇到第三方平臺與實體藥店主體責任不清晰而互相推諉的情況等。為厘清相關責任,應對藥品審核、銷售、運輸等環節實現全鏈條、全流程有效監管,我們建議,避免實體藥店進駐第三方網購平臺。

3 .對網售藥品建立負面清單

處方藥具有依賴性潛力易導致濫用,或具有毒性等潛在風險,患者自行使用不安全。但本次測評中,我們發現14家A pp在銷售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處方藥,其中包括危險性較高的藥品,如醫療用毒性藥品、第二類精神藥物,甚至有平臺銷售中藥注射劑。

我們建議,在規范放開網售處方藥的前提下,藥監部門應同時制定網售藥品負面清單,確保藥品銷售的安全可控。比如麻醉品、精神藥品、生物制劑,因為涉及特殊管制,在互聯網的銷售應當明確被禁止,確保網絡銷售的處方藥品危險性在可控范圍。

4 .建立統一處方流轉平臺,實現處方流轉閉環

本次測評中,多達16家A pp存在無處方銷售處方藥的亂象,其中10家在客戶購買處方藥時,全程無醫生或藥師詢問買家病情,就如網購普通商品一樣便利,即使有4家提供了“補開處方”的服務,測評員虛構病歷信息也能通過審核購買,這種方式實為“走過場”。為保障患者用藥安全,我們建議,建立完善醫院、藥店、藥監部門共同介入的統一處方流轉平臺,在醫院、藥店之間形成處方流轉閉環,以確保處方真實有效、藥師確認審核,同時避免處方被濫用。

5 .藥店回歸醫療延伸本位而非普通商店

在測評中,我們發現不乏平臺工作人員以藥師的名義,不重視患者實際病情,在簡單的咨詢后就對藥品進行大力推銷。藥品是特殊品,涉及人的生命健康,需要慎重。我們認為,零售藥店在追逐企業利益的同時,應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成為醫療服務的延伸,如處方藥不能成為普通商品向消費者展示,它必須嚴格通過醫生開具處方、藥師審核后進行調配。藥師應回歸為一名醫務工作者,承擔為患者調配藥方,指導和監護患者用藥安全的專業角色。我們建議,互聯網銷售藥品的企業可通過相關的行業協會,或者第三方行業組織,自覺維護行業發展秩序,更好履行藥店作為醫療延伸的社會責任。

熱門標簽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代理商招募公告
微信掃一掃
關注EC官微